重点打造DRAM 紫光存储解散真相解析

作者:贾桂鹏 来源:原创 2020-03-19

  最近几天,紫光存储解散的传闻不绝于耳,很多人都在好奇这件事情的发展,18日,紫光存储回应了公司解散的传闻,他们表示公司将优化产品组合,对业务进行聚焦,并重申不会解散。

  紫光存储在这份声明表示,公司压缩了NAND的部分产品线,而在未来长江存储3D NAND产量稳定之后,紫光存储的相关业务随之转移到长江存储。同时,他们还将增强DRAM内存部分产线。

  据悉,紫光存储与长江存储全部隶属于紫光集团,但是这两家公司并没有直接的股权关系。

重点打造DRAM 紫光存储解散真相解析

  目前有报道称,紫光存储的NAND团队大部分员工已经在等待着紫光集团旗下的分公司挑选,或者自寻出路,可以预见,他们之中一大部分人都可能会被长江存储挑走。而紫光存储之后更专注于DRAM内存业务。

  NAND缘何成为紫光存储弃子

  根据紫光存储的声明可以看出,紫光存储将会继续在DRAM领域中加大投入,而是公司内部的NAND Flash团队人员将会面临着被长江存储挑选或者自寻其他出路的境地。

  那么,NAND Flash团队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公司做出此决定呢?不如我们先来看一看全球NAND Flash闪存的市场环境。

  自2018年以来,NAND Flash的市场就已经供过于求,大量库存积压,导致合约价格不断下跌,最大跌幅竟然达到了65%,这也严重的影响了企业利润。而进入到2019年以来,全球制造NAND Flash的企业为了改善供求关系,最大可能的维持原企业的利润,所以,大多数工厂纷纷减产,但是,价格整体下滑趋势并没有得到改变。

  到2019年,消费类NAND Flash价格指数累积跌幅已逼近30%,消费类每GB价格跌到0.06美金,其中SSD、eMMC、闪存卡等价格跌幅均已超过了20%。因为NAND Flash价格进一步走低,存储芯片价格下滑的速度出乎市场预料,导致2019年第一季包括原厂、主控厂等在内的存储厂商营收明显下滑,利润砍半甚至出现亏损的情况。

  整体市场出现供过于求的情况后,再说紫光存储面临的问题。此前,为了提前建立通道,紫光存储曾经和英特尔进行合作,采购英特尔NAND Flash闪存芯片,做成终端产品,但是,在双方签约的两年时间里,英特尔自家enterprise SSD却取得不错的销售,从而自产自销的英特尔发现自家的NAND Flash芯片出现供货不足情况,所以,他们选择不再为其他客户提供NAND Flash芯片,这也导致英特尔和紫光存储的续约没有达成。

  最后,除了整体NAND Flash市场出现危机之外,加上与英特尔的合作破裂,都造成了紫光存储有了加大发展DRAM产线的想法,这也是他们这次决定解散NAND Flash团队的原因之一。

  紫光存储未来路在何方

  目前,存储芯片业务是国产半导体发展的重点项目,因为此前我国从国外一年进口内存和闪存芯片的花费就要超过1000亿美元,可见体量之大。所以对于存储行业,国内企业肯定不会放弃。

  从目前来看,紫光存储另一个将业务重心聚焦在DRAM的原因,和紫光集团在2019年8月与重庆合作的DRAM项目有关。该项目计划在未来十年投资高达人民币8000亿元,全力推动并积极冲刺DRAM量产。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达成“年内量产DRAM内存”这一目标,该集团还邀请到前尔必达社长坂本幸雄出任紫光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日本分公司CEO。

  紫光存储继续发展存储领域的决心以及投入力度是其在DRAM领域不断拓展的保证。更重要的是,在我国部分DRAM企业发展遭遇外部压力和挑战时,紫光此时宣布进军该领域,为中国存储产业的发展注入不少的信心,也为下游的众多企业和客户带来新的机会,从而促进国内整个DRAM领域的发展。

  而大力发展DRAM领域,不仅弥补了我国在此方面的不足,还有可能打破外国企业近乎垄断的情况。纵观全球存储芯片三巨头,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已经占据了全球90%以上的DRAM市场份额,面对着寡头,紫光存储将如何占据更多市场份额,是他们面临的全新考验。

  而此次紫光存储拆分之后,紫光集团的NAND Flash业务就算彻底交给了长江存储。

  长江存储的布局

  长江存储是紫光集团在2016年收购武汉新芯部分股权之后成立的合资公司,由紫光集团、国家集成电路与产业基金和湖北方面共同出资,一直都专注于3D NAND闪存设计、制造的企业。

  在2020年将会是长江存储的关键年份,目前,64层3D NAND闪存产品已经进入到大规模生产的阶段,从技术上来看,已经越过了96层直追全球先进水平,而凭借此产品,也有望让中国NAND闪存产品突破性的在全球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而此次,纳入紫光存储NAND领域工作人员之后,更是能助他们一臂之力。

重点打造DRAM 紫光存储解散真相

  所以,在今年面对疫情时,长江存储努力的维持着来自不易的生产进程,也为关键年发力打下基础。不过,公司坦言,虽然尽量克服疫情带来的影响, 但是第一季度的产能还是会有些下降。

  现在整体NAND市场还处于比较低密的时期,这时候如果能逆势而上,就像当年的三星一样,在保证现金流稳定的情况下,加大力度生产,用更低的价格来占领市场,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目前,紫光集团旗下的这两家存储企业布局已经非常清晰,紫光存储就主打DRAM产线,而长江存储则侧重点在NAND产线上,这样分工明确,更有利于各自发展自己的优势项目。

  写在最后

  做为全球最大的存储器消费市场,我国在这个领域中不仅不掌握话语权,甚至连存在感都非常低,这对于目前正在大力发展新兴产业的中国来说是不可想象的。随着5G、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上的发展,存储器市场的需求将会呈现指数级上升,届时,如果我们不希望在受制于国外企业的话,只能发展好自己。

  而面对着国外巨头,我国存储企业想要夺得更多市场份额无疑是困难的,但是,如果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就更不要提击败了。

相关阅读

发布
X
第三方账号登录
  • 微博认证登录
  • QQ账号登录
  • 微信账号登录